文章正文
爱国诗人夏思痛
发布日期:2013-11-21 浏览次数: 字号:[ ]
[人物档案]夏思痛(1854——1924年), 又名寿华,字卓春, 桃江县武潭镇寨子村人,辛亥革命时期著名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家, 孙中山称他为“革命模范”,黄兴、蔡锷、宋教仁尊其为老师。 他自称“革命之余无嗜好,骂人以外少文章”, 时人赞其为“直以国家为性命,每于患难著文章”(刘人熙赠联), 在清末民初共出版匡时济世的著作达20余种,代表作有:《琼游笔记》、《南洋》、《香江狱记》、《我之统一说》、《张献忠传》、《策倭卮言》、《呓语》、《小游仙诗32首》等。   
《夏思痛文集》:入选“湖湘文库”  
4 月初, 从岳麓书社传来消息,《夏思痛文集》作为“湖湘文库”之一种, 将赶在今年夏思痛诞辰 155 周年暨逝世 85 周年之际, 也就是他蹈江忌日即端午节之前出版发行,沉寂了近一个世纪的民主革命先驱夏思痛, 他的革命精神和文学成就将重新焕发异彩。  
夏思痛出生于耕读世家, 自幼承家传王阳明良知学说,六岁入私塾, 20 岁入益阳龙洲书院, 24 岁入岳麓书院, 受业于名儒王闿运, 1897 年参加顺天府乡试, 录为通判 ( 相当于知州副职且有直接向皇上报告的权力 ) 。他少年任侠, 常以挽救国家为己任。夏思痛的一生, 几乎贯穿了旧中国的整个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为了救民于水深火热, 挽国运于风雨飘摇,他数次策划参与反清、反袁的起义; 他三次流亡日本,寻找救国方略; 他周游南海诸国募集革命经费,遍走二十二行省, 呼号鼓动革命; “戊戌以后, 中国所有革命之役,无一不在行间”(罗德源《思痛先生传》), 正如红军著名将领张子清在挽联中所云:“奔走革命数十年,两袖清风归碧落; 发愤著书三万帙,一腔热血济苍生”。   
博大精深的湖湘文化是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中华文明发展中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尤其是近代以来, 一大批湖南人物在历史舞台上出色表演,极大地推动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进程, 丰富了湖湘文化内涵。樊锦文吕加平等在《湖湘历史上的六大人才群体》一文中指出, “第四个,辛亥革命前后出现的以黄兴、蔡锷、陈天华、宋教仁为代表的推翻封建君主专制制度, 建立多党民主共和制国家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派,其中还包括有姚宏业、杨毓麟、易白沙、彭超、夏思痛、禹之谟、马福益、刘道一、焦达峰、蒋翔武、宁调元等”。 “这个群体中,湖南人的个性再次张扬, 许多人直接以死的形式来唤醒民众投入革命,如陈天华、姚宏业、杨毓麟、易白沙、彭超、夏思痛, 这些人都是或蹈海,或沉江的”。 在这座民主革命的人才宝库中,尤以夏思痛先生为最, 因为先生从事革命活动的时间最早,而且时间又长, 更以儒学兵学从军,其他人多以行伍为主, 夏思痛在立德、立功的同时,颇多立言, 他自称“才薄不妨充幕府,时艰赢得作诗人”。 朋友刘人熙赠联:“直以国家为性命,每于患难著文章”, 周震麟赠联道:“得吾乡洞庭间气,是民党鲁殿灵光”。 他在奔走革命之余,坚持著书立说, 在清末民初共出版各类诗文、政论著作达20余种;夏思痛工于诗而长于文, 其诗多为律诗绝句,也有古风和长歌, 或触景抒情,或借物咏志, 或唱和互勉,或叙事纪行, 多用现实主义的表现手法,忧国悯人之心, 匡危济世之志,昭然于字里行间。 研究辛亥革命的王佩良教授认为,夏思痛的诗文, 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和文学价值,他在革命志士群体中年纪最大, 阅历丰富,具有较高的威望, 通过其诗文,可以从全新的角度清楚地了解辛亥革命志士的交往和活动, 对推进湖南近代人物研究、湖南近代文学研究、辛亥革命研究,乃至南洋华侨史研究和海南开发史研究部具有重要的意义。   
作为著名民主革命活动家和宣传家, 辛亥革命大佬夏思痛,他是湖湘革命文化群体中的佼佼者, 在大力弘扬湖湘文化的时代背景下,反映他生平事迹、爱国情操和文学成就的《夏思痛文集》应运而生。 这部由湖南商学院旅游管理学院会展系主任、历史学教授王佩良为主、桃江夏思痛学术研究会协助整理、编辑的《夏思痛文集》,已搜集整理出了 25 万余字的书稿, 目前正在出版社送审。“湖湘文库”是湖南省委书记张春贤亲自抓的一项大型文化工程, 该文集的出版,不仅丰富了湖湘文化宝库, 也打造了一张精美的地方文化名片,这对提高我市的知名度和美誉度, 推动全市旅游产业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致黄方舟太守》:行刺慈禧太后  
夏思痛的一生可以说是革命的一生, 战斗的一生。“先生于事, 重力行,不贵口说。 戊戌以后,中国所有革命之役, 无一役不在行间。虽屡失败, 从者多死,而先生卒脱于难, 则智计殊绝于人也。”(罗德源《思痛先生传》)他先后筹划并参加了湖北自立军起义, 云南个旧起义, 1910 年广州新军起义, 1911 年广州黄花岗广州起义、云南昆明重九光复起义、护国讨袁战争和护法运动等革命活动。 “桃江人夏思痛衔命去武昌找唐才常的自立军举事。事泄。 唐才常、禹之谟被杀。夏思痛再度亡命日本, 促成黄兴的华兴会与孙中山联合为同盟会。”“桃江人夏思痛几乎参加了同盟会举行的起事、起义及倒袁护法战争, 为革命奔走呼号奋斗四十余年,被孙中山誉为‘革命模范’。 在民族民主革命斗争中,湖湘人创造的可歌可泣事迹, 惊天地,泣鬼神。 ”(山人悟道《湖湘革命文化》)夏思痛智勇双全,既是一个学富五车的文人, 又是一个行走江湖的剑客,他筹划刺杀慈禧太后和东三省总督徐世昌, 虽未成功,但也未曾失手, 他的荆轲刺秦王之举,使他名震神州。   
1900 8 月, 八国联军攻陷北京,  8 14 日 凌晨, 慈禧太后挟光绪帝逃出京城,经直隶、山西, 到陕西西安。慈禧太后身在西安多次电谕大臣李鸿章, 要不惜割地赔款的代价与列强求和,还以光绪名义发布剿讨义和团的谕旨, 并处死和革去了一些敌视洋人的大官僚。其时, 因策动同乡、钦差团练使胡祖荫起义失败而东渡日本的夏思痛,对慈禧老妖卖国求和的倒行逆施极为愤慨, 忍无可忍,便从日本返回国内, 经山西、河南潜入西安,图谋刺杀慈禧。 夏思痛来到西安,头戴白帽化装成回民, 住在西安鼓楼边的回民街上,这是因为夏思痛故乡有个叫鲊埠的地方, 居住着很多回民,他对回民的生活习性很熟悉。 只有这样,才能隐蔽好自己。 在回民客栈里,他白天大口吃着牛、羊肉馍和千层油酥饼, 大口喝着黄稠酒,回民街上那斑驳的拱门, 厚重的城墙,更加衬托出有张桓候之像的夏思痛的豪爽侠气; 夏思痛的形象和举止,常常引得回民街上行人驻足观看, 这引起了他的警觉,只好昼伏夜出, 晚上出去刺探消息。可是, 慈禧除了有马玉昆侍卫队外,还有甘肃布政使岑春煊率威远军 2000 余人跟随护驾, 沿途且有陕军、甘军、川军全力警卫,根本无隙可乘。 慈禧西逃如惊弓之鸟,除了德法联军扬言要追赶她外, 义和团也伺机追杀她,  10 4 日 在介休县时, 义和团战士郭敦源冲突八旗军仗,欲刺杀慈禧, 当即被侍卫队抓捕并杀了头,介休知县受牵连被革职永不叙用。 因此,清廷防范甚严, 谋刺无从下手。虽然西安没有得手, 但夏思痛并不死心, 1901 9 月, 清廷和八国联军签订了丧权辱国的《辛丑条约》,  10 6 日 , 慈禧离开西安回京。这时, 夏思痛提前来到了慈禧必经之地临潼,找到临潼知县夏良才, 夏是个刚直不阿的知县,十分敬仰夏思痛的革命精神, 允许他滞留在知府衙门,夏思痛则想借机行事; 岂料,夏良才在花了 2700 两白银差费接驾后, 太监总管李莲英再派人索要“宫门费” 1200 两白银, 遭到夏的拒绝,李就唆使开路官兵抢吃接驾膳食而裁脏夏良才, 夏因惧怕问罪而逃之夭夭,夏思痛又失去了接近慈禧的机会, 行刺计划再次落空。  
对于行刺西太后这件事, 夏思痛在《致黄方舟太守》一诗中作了记述:“芒屦冲尘赴行在,南旋北转到雍州。 路盘晋豫三千里,险历秦关百二周。 并马谈兵秋飒飒,哀鸿夹道客悠悠。 男儿热血英雄泪,同向西风洒戌楼”。 这黄方舟就是著名的清朝武举人黄凤歧,比夏思痛早三年出生的安化人, 曾任过几个地方的知府及清廷卫队虎神营教练,夏黄两人交情甚笃, 夏思痛早年跟黄学过剑术,黄凤姣武艺以单刀剑术闻名, 江湖上有“单刀王”之称,戊戌变法维新派领袖谭嗣同和中华民国国民政府主席谭延闿也都跟黄学过武术。 诗中所说行在,就是西太后行营所在之地西安。 夏思痛为了联络志士以图大举,他不辞劳苦, 北经陕西、山西,南下四川、贵州、广西、广东诸省。 1903 年, 他赴云南与周云祥起兵个旧失败,再次东渡日本。 正如他在诗中所写:“志士忧时多苦辛,年来奔走亦匆匆”, “鸿雪模糊费揣摩,干戈满地我如梭”。   
此时的东三省总督徐世昌, 在秘密帮助袁世凯窃取总统职位, 1907 年夏天, 夏思痛又潜入奉天,与革命志士罗永绍密谋行刺徐世昌, 岂料, 7 7 日那天, 革命志士徐锡麟在安庆刺杀安徽巡抚邓恩铭失败,导致整个奉天风声鹤唳, 清吏防范甚严,夏思痛无从下手, 悻悻而归。 1908 年, 清廷以“立宪”口号笼络人心,夏思痛联合雷光宇上书呼请召开国会, 清廷置之不理。夏思痛逐放弃了君主立宪的主张, 坚决走上了反清革命道路。他与黄兴、宋教仁、谭人凤等革命党人联络, 加入了同盟会。  
《小游仙诗 32 首》:反袁称帝获狱  
1912 年袁世凯窃取民国总统职位后, 萌发了称帝之念,其时, 四方志士,咸思奋起。 1913 年, 夏思痛回到湖南,临时就任谭延闿督府高等顾问。 袁世凯为了安抚夏思痛,通过内阁总理熊希龄传言, 允诺以民政总长之职位拉拢他,他洞烛其奸, 坚辞不受,说:“吾之革命, 贱帝王如草芥,宁爱一官者?!”先生随即奔赴上海, 与孙中山、黄兴谋图讨袁良策,并约刘文锦联络长江督军起兵讨袁, 不久讨袁失败,他潜赴广东。 1914 年只身赴南洋, 全同陈炯明、岑春煊和李烈钧等民国将领,再商反袁大计, 继游荷属东印度各地,在华侨中筹集反袁革命经费。 1915 3 月, 夏思痛由新加坡返回上海,著有《南洋》一书行世。 该书详述英、荷殖民者在南洋各地的野蛮侵略行径,以及各地土酋、苏丹因愚昧、昏庸而丧权失地的历史, 以此警醒国人,同时还对各地华侨政治、经济状况进行深入调查, 提出华侨必须组织团体、设立公司、招募商民、开办教育才能立于不败之地的主张。不久又前往澳门, 一方面与卢佛眼创办澳门《救国日报》,揭露袁世凯的复辟阴谋; 另一方面又与黄虞石、卢佛眼等人在惠阳组织讨袁义军,派遣同志归闽返蜀, 反袁声势浩大。 1915 11 月, 夏思痛为陈炯明起草了《讨袁檄文》痛斥袁世凯为窃国大盗,号召人民奋起讨袁。   
其时, 夏思痛饱含愤懑之情,创作了《小游仙诗 32 首》刊布, 这是一颗投向袁世凯的重磅炸弹,夏思痛的游仙诗, 并非歌咏仙人漫游的诗作,而是坎坷者游仙的咏怀之作, 其诗感时愤世,爱憎分明, 艺术上,这组游仙诗想象奇特, 善于运用夸张、拟人、象征等修辞手法,采取冷嘲热讽的方式揭露袁氏的罪行。 “花果山前殿阁新,传呼天子觐群臣。 揭开面具凭君看,朕是齐天大圣人”(此诗以猿喻袁)。 “足登黑虎手黄鞭,装点财神吓半仙。 万事何愁不同意,银团新借大宗钱”( 1913 年袁向五国财团大借款以对付孙中山领导的革命党人)。 夏思痛对袁世凯称帝口诛笔伐,摇痛加鞭挞, 袁对这位“反袁急先锋”,“号角手”恨之入骨, 欲除之而后快,他责令广东都督龙济光以“十万元加一中将衔”购思痛头颅; 夏思痛闻讯,急走香港。 龙济光又买通港英当局,于 1915 12 22 日捕获夏思痛与卢佛眼, 牵连无辜者 20 余人。   
夏思痛在狱中情绪高昂, 写作不倦,继续以诗文为武器声讨袁贼, 他在《丙辰元日狱中风传新天子是日登极》中写道:“换得儿皇帝,河山割已多。 羊头侯自贵,狗脚朕由它。 梦奈春宵短,天教好事磨。 干戈今满地,何日靖妖魔”。 夏思痛引经据典,把袁世凯骂成是帝国主义卵翼下的儿皇帝, 是小人得势,是狗脚皇帝, 他一定好梦不长,推翻袁氏帝制指日可待。 夏思痛在陷狱 70 余日后, 在陈士英、覃振极力营救下,始得获释。 在乘轮船赴沪途中,他再次遭袁党追缉, 龙济光急电上海巡捕:“有匪犯夏某等十七人潜去上海,请予缉拿”, 因日本友人相助,夏思痛才得以脱身去日本长崎。 在长崎月余,写成《香江狱记》一书, 历述袁党设谋之惨毒,狱中待遇之苛酷, 并附以诗歌,以唤醒民众开展护国斗争, 该书出版后,“读者抢购, 四印其书” ,一时洛阳纸贵, 影响极大,使国人看清了袁氏的反动本质。   
《琼游笔记》:首倡开发海南  
夏思痛在奔走革命的同时, 十分重视民生建设,他是我国近代提出开发海南的第一人  
1914 3 月, 广东省长李开侁电邀他督理琼州(海南岛),以开发南疆, “吾环顾国中,其稍具眼光而知南洋中有琼州一岛为吾国重要之地者, 惟君略有研究,此行非君莫属。 君其勉之,将来务著成一小单行本, 俾吾国人人皆知此地之关系。吾南洋门户, 皆有开辟经营之义务,而开辟经营之权利亦在其中。 昔海忠介发议于明,张文襄继踵于清,  尤愿 君有以大倡于民国,不必功自我成也。 吾弟乐得观其成焉,则幸矣。 不宁惟是琼岛地居海外,天高帝远, 不独黎人未曾得见天日,即汉人亦未尽享法律之保护, 君其一一调查以副吾之厚望。至是, 复郑重嘱之”。夏思痛本无意仕途, 但他认为琼州乃膏腴之地,战略地位重要, 他不顾遥远与瘴疬,以花甲高龄, 奋然前往。  3 16 日 , 他从香港乘小舟渡海到到琼州,“扁舟一叶上涛头, 颠簸乾坤不自由。廿里风帆快骐骥, 万重云海狎蛟蚪。此身老共波澜壮, 诗思飘然汗漫游。回首忽惊登彼岸, 斜阳人醉倚高楼”。他以两个月时间, 遍访琼州 13 县, 以各地山川形胜,物产风俗详加考察, 整理成《琼游笔记》一书刊布,“吾年二十徒步涉四方, 东南各行省足迹几遍,要以岭东大可为, 气候温暖,百植四时不凋, 民饶而俗侈,商业发达, 人易谋生。若就对外论粤之形势, 全在琼岛,雷徐锐出, 海南琼蟠于外,隔衣带水为全粤门户, 琼固则足以捍粤,粤固则海疆数千里可告宁谧矣”。 他在结论中指出,治理琼州重在倡修道路, 交通便利能招商引资、移民垦殖,也只有对琼州进行有效管理才能杜绝列强觊觎之心。   
关于这本书价值, 省长李开侁在序言中说:“余展读之,览其考核精详, 讨论确实询为治琼圭臬,间或谱为咏歌, 附以政见,其方法不外教化黎政, 其立旨则在杜绝觊觎;皆魏默深辑海国志, 徐松龛撰西域考,皆此意也, 惜余内迁不获,与夏子协力进行, 达其志事,惟先付梨枣, 藏之公府以待后之继是任者,搜采而举措之以福琼者福粤, 则余之听期于夏子者,亦藉以不虚矣。 ”可以告慰夏思痛的是,在他提出开发海南 75 年后的 1988 年, 海南岛 ( 琼州 ) 设海南省并建海南经济特区。   
在夏思痛的所有著作中, 这是一部有独特价值的著述。全书六万余字, 对琼岛的山川形势,物产品汇, 民情风俗详加考察,描写详尽具体, “间或谱为咏歌,附以政见”, 书中提出了筑路、扶商、殖民、防止外人觊觎等方略,书中有诗 38 首, 这些诗篇的思想性与艺术性达到了相当的高度,完全可以与苏东坡在琼州写的那些诗媲美, 如“酩酊归来星斗横,霄深海色上空城。 寒灯孤馆蚊虻吼,残月高楼哈蚧鸣。 地热易蒸潮气涨,天低时与瘴云平。 暮年壮士心愈热,犹听鸡声起五更。 ”(《 昌化旅夜即事, 拟明日早发 》) “十里青青点翠螺, 一年偏觉得春多;野田半种三年芋, 遍地常开四季荷;椰酒流连在南裔, 粟泉风味忆东坡;殿前他日呈山谷, 我是重来马伏波”(《儋城晚眺》),这些诗行后面附有原注, 详解琼州物产风俗,比如后一首诗中注解有:“[野田半种三年芋]儋州产鹧鸪、三年等芋数种。 三年芋者,三年始收, 大者三斤至十余斤一枚不等,兼之旱田甚多, 不宜禾稼,东坡谓儋人以芋为粮居多。 [遍地常开四季荷]四季荷出儋州,四时开花。 宋李光游儋州清水池,云海南莲花与菊梅相接, 叶小而清香可爱。[椰酒流连在南裔]南裔志椰树高七八尺, 无枝有叶,实大如寒瓜, 其内浆美如蜜,饮多乃醉, 微有酒气,故名椰酒。 [粟泉]此间水味多卤,浮粟泉在琼山县。 ”,夏思痛优美的诗篇, 歌山咏水,饱含深情, 绘景状物,跃然纸上, 呈现在读者面前的是一幅幅美丽南国山水画;“邱海经纶当世重, 李苏才望与时违。百年瘴疠成芳蔼, 几处人家住翠微。碧海潮高鱼蟹足, 青山风暖马牛肥。千峰万壑开先路, 一骑骅骝逐鸟飞”。 ( 过海尾市 ) 其他如:“黎山突兀起沧瀛, 屹立东南万里城”,“树摇隔岸鸟声碎, 花葬春泥马足骄”,“鹧鸪芋熟装初卸, 翡翠兰香夜更幽”,“双眸净洗略无遮, 到处渔村好作家”,“劫余铁力千年木, 看遍琼台四季花”,“野竹丛中庶黎唱, 刺桐花里响春耕”   
《思痛哀词》:中华挽联奇观  
1919 年以后, 夏思痛经常在报纸上发表文章 , 诛奸惩暴, 抨击时弊,他深恐南北分裂将开启列强觊觎之念, 故常为祖国统一而大声疾呼, 1921 年他写成了《我之统一说》, 批判军阀官僚割据称雄的封建思想。这年, 他还印发了《倭奴之野心》《策倭卮言》,揭露日本帝国主义对中国的野心, 警告国人预筹拒倭对策。 1922 年, 夏思痛著《省宪驳议》,对赵恒惕及其支持者痛加鞭挞, 为当局所忌,逐离湘赴鄂, 居于汉阳鹦鹉洲胞弟夏受祺家。  
这时的夏思痛, “时年已七十矣,自是足益痿, 耳益充,而忧时愤俗之情愈形其愤激。 或与谈及时事,辄痛不欲生”。 他题自画像云:“面团团无福作富翁于家乡,身蹇蹇无命作贵人于朝堂, 辜负却男儿身手,菩萨心肠。 爱国之余无嗜好,骂人以外少文章, 到而今,只剩得一头霜雪, 满目豺狼。唉!冷乾坤何处洒一腔热血!破河山高处容七尺昂藏!“决心以死来唤醒国人, 1942 年初, 他自书挽联一首:“愧我无能力诛亡国妖,愤而自杀提民气。 问天究何时悔绝人祸,死亦难忘救世心”。 1924 年农历端午节这天, 愤世嫉俗的夏思痛效届原怀沙之举,在鹦鹉洲蹈江自尽。 他在身上悬一木牌,上书“益阳人夏思痛。 此生无补于国,决一死以谢国人。 死后不可收尸,水葬、土葬、火葬一也。 ”他被江水下冲百余里,为渔民所救, 苏醒后拒绝进食,只求速死, 三日后毙命,享年 71 岁。   
夏思痛一身傲骨铮铮, 正气凛然,从不争名逐利, “口不言劳,禄亦弗及” , 他在《次韵酬夏伯丹》中道出自己心声:“十尺腰围一剑横, 风尘憔悴作麽生。须髯似铁人空老, 心血如潮涨不平。四百兆民皆桎梏, 二三大国合连衡。浮云富贵关何事, 回首蚩蚩系我情。”夏思痛蹈江逝世的消息传开后, 举国震动。孙中山在北京闻耗, 特致唁电,誉之为“革命模范”, 武汉、长沙、益阳和武潭等地,先后举行了盛况空前的公祭追悼大会, 孙中山、吴佩孚、赵恒惕、谭延阅、唐生智、夏曦、张子清等国共两党名流及社会各界人士,共致挽联一千多首, 称他为“当代屈原”,“弥衡再世”, 孙中山的挽联是:“有子不死,正气长存” 。国民党立法院院长覃振为他写了《夏思痛先生革命事略》, 国民党元老于右任为他题写了墓碑。当局准其在黄兴蔡锷之后第三个进葬岳麓山, 但因族人遵其遗言,巳将其葬于东流村夏氏宗堂前面田畴之中的一块高地上。   
这里仅举家乡被他掖奖过的几位青年革命家的挽联, 其“革命模范”之精神可见一斑。  
爱国为嗜好, 骂人有文章,立儒振顽, 革命精神垂宇宙;  
大盗尚凶横, 老成忽凋谢,开来继往, 青年兄弟莫徘徊。(夏曦)  
是老本革命大家, 数十年奔赴呼号,力竭声嘶终殉国;   
时局极纷争现象, 九万里分蹦离析,此兴彼扑孰非妖。 (熊亨翰)  
功在古羊城, 救同志七人,从容足见英雄胆 ;   
文为董狐笔, 读平湘三策,风雨犹闻痛哭声。 (石润金)  
芳草怅烟波, 几度握谈,痛民谠言犹在耳;   
客星陨江汉, 同声哭奠,关心国事又何人。 (文士员)  
由此可见, 夏思痛先生在当时的名声之响,功勋之高, 德望之隆,影响之深远; “先生的潜德幽光,洵足以风世矣”。   
 ( 注:本文参考了殷选青、王佩良教授和朋友刘海波的文章, 在此致谢!)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