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楚南名山浮邱山
发布日期:2013-11-21 浏览次数: 字号:[ ]

在桃江东林寺落发为僧。 束发后托名顽石,苦无定居, 饱受颠沛流离战乱之苦。康熙十一年(1672)6月24日, 客死于湖北江陵承天寺,终年72岁。 遗著有《抚江疏些庵杂著》、《些庵诗集》等书十余部。

  郭都贤是明末忠臣, 旷世才子,他传世诗联甚多, 桃江部分名胜古迹,往往因他的诗联而增彩生辉。 现介绍他写浮邱寺、东林寺对联如下:

  浮邱寺祖师殿联

  中国有圣人 是祖是师 咄咄西来东土;

  名山藏帝子 亦仙亦佛 玄玄北镇南天。

  郭都贤的这首对联, 就镌刻在祖师座禅殿门。祖师殿供奉的祖师菩萨, 就是前面所说的真武祖师。郭都贤在上联中称他是“圣人”, 是“祖”、是“师”。但如何从西天来到东土的呢?有点怪?所以称“咄咄”。 “咄咄”按《辞海》解释是“咄咄怪事”,是惊叹, 语气词。下联“名山藏帝子”, “名山”指浮邱山,“帝子”是说他是玉皇大帝化身, “亦仙亦佛”是说成了仙,成了佛。 真武祖师是否在浮邱山成佛?无法考证,所以有点“玄”。 还有,“玄玄北镇南天”, 是说他本在北方,而又怎样到了南方这块天地来降妖除魔呢?这也有点“玄”。 所以是“玄玄”。上联是“怪”, 下联是“玄”,在内涵上是合符逻辑的。

  东林寺联

  东林寺位于桃江县桃花江镇老西溪街, 为唐将尉迟恭、泰叔宝监修。寺院历代兴废, 几经修复,备极巍峨, 香火五百年长盛不衰。1957年山门被拆毁, 后被县人民医院改为宿舍楼。清代举人赵裴哲在《重修东林寺小引》中有“邑人郭顽石(都贤)常栖隐于此, 其晚年著作半出期间”的记载。东林寺南向上首约100米处, 有条小溪建有坝,旧名江家坝, 坝边搭有两块麻石条为桥,称“洗菜桥”。 郭都贤隐居东林寺时,为“洗菜桥”撰有一联, 用木刻扑金悬挂于东林寺大门,成为东林寺联。 1951年春,桃花江小学从东林寺迁步云庵(现校址)时, 一并撤去,藏于学校东楼, 后遗失。联云:

  洗菜莫教流去叶;

  见桃犹记旧曾花。

  此联俗中带雅, 雅中藏秀,寓哲理于洗菜, 溶洗菜于诗情。从联中可看出郭都贤对“旧时”的留恋。 “旧曾花”,包含多少深意!“犹记”二字, 又藏多少深情!“洗菜莫教流去叶”,蕴含哲理, 重在珍惜。惜花还须惜叶, 红花还须绿叶扶啊!这样优美的联句写在东林寺门首,非郭都贤莫属。 些庵并非老衲,半路出家, 是被时势逼得走投无路才出家。人虽出了家, 心却留恋明朝辉煌时,心境是“犹记旧曾花”。

  到清代道光年间, 两江总督陶澍及其父亲陶必铨,堪称一代名儒, 都与浮邱山很有缘分。陶澍写诗颂浮邱山曰:“昔年振策浮邱巅, 眼中脚底如云烟。今来走马浮邱麓, 山北山南雨新沐。山灵喜我今重来, 破空面目层层开……”“昔年振策”,说明他年青年代就柱手杖徒步登过浮邱山。 “今来走马浮邱麓”,这可能是作官时期的陶澍, 或骑马或乘轿上山。“今重来”三字更是明显说出他是二次登山。 陶铸上山除了写诗,还亲笔书写“万家生福”四字横匾于祖师殿上。 更加值得一书的是,道光皇帝也曾御笔书写“印心石屋”四字于老佛殿上。 道光皇帝很可能来过浮邱山,现浮邱山乡有个“道光村”就可资佐证。

  座落在最高峰的浮邱古寺及其周围景胜, 是重点文物保护区。浮邱古寺有白云黄鹳环绕, 撑天银杏依伴,暮鼓晨钟在云雾中飘响, 余音几十里的地方都可听到。其香火之旺盛, 历经唐、宋、元、明、清、民国至今,经久不衰。 远者海外赤子,近者洞庭湖周围数县, 游人香客不断。特别是每年三月三、九月九的庙会, 更是人山人海涌集山顶,其壮观场面真令人心旷神怡, 留连忘返。

  “不登浮邱峰, 枉为一世人”,同“不登黄狮寨, 枉到张家界”一样,被很多人传为口头禅。 浮邱名胜、还不仅是浮邱山。他的周围所环绕的殊多景胜, 以及闻名遐迩的桃花江,凤凰山, 洪山竹海,桃花江湖, 罗溪瀑布,万景朝宗, 其中心点和落脚点还在浮邱山。如从益阳来, 先到洪山竹海,再到凤凰山, 其终点站及其考验游人气魄的,还是敢不敢登浮邱山。

  浮邱山是历史文化名山, 名不虚传。这是浮邱山与其他旅游胜地如张家界显著不同之处。 张家界主要是靠天然景观取胜,浮邱山却是天然景观与人文景观交相辉映, 集于一身。

  参考文献:

  胡则丘著《浮邱揽胜》;

  历代《益阳县志》;

  益阳历史文化丛书之《汉传佛教胜地》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