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社情民意直通车》第36期
发布日期:2017-09-06 浏览次数: 字号:[ ]

关于妥善解决国有企业改革遗留问题建议

 

桃江县政协委员胡卫红反映:国有企业改革自2004年全面推进以来,我县4家市属国有企业已全部改制完成,县属国有企业改革工作在3年内已全部完成。然而,在国有企业改革中,县属企业改制实行的是“一企一策”、“河水洗河鱼”的模式,各系统为了完成企业改制任务,匆忙上马启动改制,使得部分企业的改制不规范、不彻底,遗留问题没有得到妥善处置,导致企业改制工作难以终结。

一、改制企业资产处置难。部分已改制企业由于种种原因,均存在剩余资产处置未到位或资金未到位的情况。这部分剩余资产至今仍需要安排人来管理,使得企业改制无法终结,留守机构的留守时间无期限,成为了企业主管局的包袱,更成为了改制职工的“心病”,认为剩余资产里面仍有他们的利益存在,强烈要求处置变现并进行分配。如,桃江县磷肥厂有1000余平方米零星边角土地、县水泥厂近2700平方米土地、国荣瓷厂近700平方米土地、县印刷厂601.6平方米土地、民爆公司4982.05平方米土地、金属公司2551.45平方米土地、桃谷山食品公司近1700平方米土地等处置资金未到位。

二、改制企业经适房办证难。从2005年起,为妥善安置搬迁职工和住房困难职工,部分改制企业陆续开始建设经济适用房,共计800套。仅工信系统10家改制企业建设了514套,总面积47106平方米,每套平均面积92平方米,但至今没有办理一套相关过户手续。主要原因:一是建房的部分手续不规范、不完善、不健全;二是建房面积超标;三是建房单位无费用验收并办证;四是部门政策与企业改制的优惠政策发生冲突无法理顺和无法落实。

三、改制企业留守机构撤销难。留守机构本是一项过渡性、临时性措施,应该伴随着企业改制的终审而终结。留守机构及留守人员的现状存在一天,就需要维持运行的成本,存在吃剩余资产,吃政府补贴的问题,存在监管缺失、违纪违规等问题,改制职工对此反映强烈。原板溪锑矿由于改制不规范、不彻底,留守机构对资产、资金的管理较为混乱,有的遗留问题没有得到妥善处置,引发了不少群访集访的情况。目前全县已改制企业、未改制(关闭破产)企业有留守人员85人。造成存在留守人员现象的主要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是改制不彻底,社会职能难摆脱,遗留问题多;二是社区功能不完善,接纳改制企业人员有困难;三是个别改制企业仍有剩余资产可以支撑留守机构的运作;四是未改制企业需要守摊子、保资产,履行社会职能;五是部分企业的主管部门因人手少、工作多,愿意安排留守人员帮忙处理企业遗留事务和分担社会事务。桃江县为解决企业留守人员基本待遇,从2008年开始,每年都在极为紧张的再就业资金中给予安排,累计已超过200万元。

四、改制企业的社会职能剥离难。部分政府相关部门和企业主管部门改革意识和工作思路仍停留在旧有的管理模式上面,没有用改革的思维引导助推改制后的企业走向社会,仍然要求改制企业承担原有的社会职能,仍然对改制企业发号施令。改制企业属地的乡镇和社区出于人、财、物和工作量的考虑,基本不愿接收改制职工进入本辖区,实行社会化管理,使得为数不少的改制职工游离于“企业人”和“社会人”之间,不知所措。改制企业原承担的有关社会职能,由于对其没有进行彻底很好的剥离,仍担负着部分社会性事务,各职能部门仍然通过主管局向改制企业安排工作,下达任务,人为地影响着改制企业角色的转换。

对此,提出如下建议:

一、把握政策,深入推进国企改革。各级各部门要掌握国企改革的政策,使国有企业退出一般性竞争领域,剥离企业承担的社会管理职能,甩掉政府管理企业的包袱,推动改制企业尽快融入社会,实行社会化管理。   

二、强化服务,切实发挥社区职能。加强社区建设,加大社区投入,增强社区管理职能。县民政、人社、财政、工会和相关乡镇政府要对社区加强领导、指导、督促,进一步加大支持投入力度。社区应无条件免费接收改制企业人员,主动热情为其提供社会化服务,帮助改制职工摆脱幻想和依赖,促进其早日由“企业人”转换为“社会人”。

三、通力协作,理清经适房权属问题。住建、房产、规划、国土、发改、税务等部门要结合县属企业改制的实际,既要把握部门政策,又要考虑当时建房的实际情况,更要考虑改制企业和职工的现实情况和切身利益,解决好改制企业经适房过户颁证等相关问题。

四、主动作为,转交改制企业的职能。改制企业原承担的社会职能全部向社区移交,未处置的剩余资产移交给主管局的资产管理部门,撤销留守机构,妥善处置留守人员。

 

发展农业机械化存在三大难题及对策建议

 

桃江县政协委员刘志江反映:农业机械化有利于改进传统耕作方式,提高农业生产效率,实现农民的增产增收。近年来,湖南桃江县按照中央“一号文件”要求,结合实际,认真做好农机安全生产、农机购置补贴、农机技术人员培训、扶持建设“千社”工程、新机具新技术应用推广等各项工作,农业机械化水平得到跨越式发展。但当前农机耕作仍存在以下三方面突出问题亟待重视。

一、设施用地不足、基础设施薄弱一方面,县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及城乡规划均未对设施农用地进行统筹。以合作社机库棚建设为例,按照省政府“千社”工程的培建要求,每个现代农机合作社要求有不少于800㎡的机具停放场地,县今年申报了20多家合作社,需要设施农业用地24亩以上。随着农机专业合作社逐渐走向规模化和机械化,预计未来的农机专业合作社将达到100余家,将需要设施用地200亩以上,还不包括烘干机房和粮食仓库等建设用地。而目前县合作社的设施用地主要通过租借废旧学校或村部来解决,存在使用限期短、使用范围窄的问题。另一方面,据多数农机大户和合作社反映,难以连片集中流转水田。所承包的水田当中,“插花田”、“钉子田”普遍存在,不利于机械化全程连续流水作业。县水田间的机耕道,基本为上世纪60年代大兴农田建设时的产物。近年农业综合开发和国土整理项目,仅建有少量机耕道,因建设标准普遍不高,难适应农机田间通过。严重影响农机安全通行,高效作业,成为制约农业增效、农民增收的“瓶颈”之一。2016年县机械化作业面积10万余亩,对农民收入的贡献率仅为12.5%。

二、投资回收缓慢,融资渠道狭窄。一方面,对种粮大户、合作社本身而言,面临前期机具、设施投入多,回收周期长、投资回报率低的问题。以高速插秧机为例,单台价格在12-15万元,每年20天左右工作时间可收取服务费约3万元,国家及县乡两级农机购置财政补贴不到3万元,一台高速插秧机的成本回收需要4-5年。另一方面县农业生产自有发展资金不足,仅有省政府的“百千万”工程资金支持,市、县两级无专项帮扶资金,省级现代农机合作社项目的县级配套资金也难以到位,农民生产融资困难且渠道单一。因农机具不能用作抵押,县种粮大户及农机专业合作社只能通过县农商行获得贷款,贷款利率为1.05分,远高于电子行业9厘,米厂7厘的利率标准。

           三、专业人才缺乏,造血功能不强。农业生产的组成人员主要是农民,文化水平、经营管理能力和技术水平有限,有的合作社管理人员特别是领办人管理能力较低。合作社低层次、低效益运转,还未产生做深做精、做大做强的“品牌”效应。同时,农业生产季节性强,极少人愿意从事农业机械的操作、维修,致使合作社机械操作人员、维修技术人员严重短缺,制约了农机专业合作社健康发展,形成自身造血功能不强,自主创新发展后劲不足。

对此,提出如下建议:

一是统筹规划农业设施用地,完善基础设施建设。为农业设施用地安排用地指标,提供资金帮助,简化审批手续。完善农业基础设施建设,充分发挥农业机械的效率和优势。

二是加大土地流转力度,推进土地规模化经营。科学制定农业发展规划,加大土地流转力度,实行科学化管理、标准化生产、机械化作业,提高农业生产效率,推进土地规模化经营,积极探索农机专业合作社十村的发展模式,突破村组界限,丘块界限,推进田园规模化、投入集约化、服务社会化进程,助推合作社壮大与发展。

三是拓宽融资渠道,加大扶持力度。政府可通过促进种粮大户、农机专业合作社与银信部门的联系,增强银信部门对农机企业的投资信心,最大限度地争取银信部门的支持;引导社会资本注入农机产业。科学制定发展农业的相关扶持政策,设立种粮大户、农机专业合作社贷款贴息项目,为其提供限额贴息专项贷款。

四是加大培训力度,培养专业人才。加大对合作社负责人、骨干人员、农机手的培训力度,努力造就一支善经营、会管理、懂技术、有奉献精神的经营管理和技术维修队伍,提高合作社的运行质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链接